肥莺

盗梦EA
超蝙/JayDick/KonTim/一二三代绿红
Jewnicorn
磊兰/沈谢
洛卡/黑蓝龙王
可投喂小甜饼

【巍澜衍生】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完

7/7


上一章


本章全部走石墨


预警在石墨里w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写双医组真的很开心。

【巍澜衍生】 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续7

 @冰莹落雪 我宠死你算了,哼x

卡个车,下一章狂飙到终点【。


上一章


还没开出去就开始倒车【x


补个石墨

【巍澜衍生】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续6

搞对象!搞对象!


上一章


“所以你见了我就不说人话,不是因为讨厌我啊?”谢南翔终于明白过来,“这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才会玩的花样吗?你幼不幼稚!”

“你这什么逻辑?”何开心瞪他,“我就是看不惯你整天趾高气昂的,你从哪儿得出我不讨厌你的结论来的?”

“哟哟哟……”

谢南翔皱起鼻子哼了一声,走过去双手架在他的办公桌上。

“那你到底是讨厌我多点?还是喜欢我多点?”

何开心简直想委屈地“喵”一声,“当然是讨厌你少点了。”


何开心发现谢南翔又开始了新一轮对自己的爱答不理。

他终于借着上次在宿舍楼的机会跟谢南翔交换了电话号码,之后的几天抽个空都要通个电话,实在没...

【巍澜衍生】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续5

下一章开始谈恋爱了……但是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章了x


上一章


谢南翔觉得何开心患有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症,这个词还是他抄书的时候记下来的。

何开心的态度简直因人而异,对病人和身边的朋友总是春风和睦的,哪怕对待几年的好友方格都一点也不越矩,唯独对自己太毒舌,一句话非得找个往上走的台阶,结果俩人就越走越远,越吵越起劲,连麦麦都看不下去。

“你说他身为一个心理医生,这样真的好吗?”

谢南翔托着下巴问叶春萌。

“我觉得何医生挺好的呀。”好友回答他,“你看陈曦,她对你和对别的人态度都不一样,都是因人而异的嘛。”

趁谢南翔愣住的时机,叶春萌深藏功与名,悄咪咪遁了。...


【巍澜衍生】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续4

太忙了拖到这个点才更……

老黄点的醉酒,安排了


上一章


何开心跟门卫好说歹说,才同意他送了人就赶紧出来,还把身份证拿走做了抵押,门卫先生不放心,拿着他的身份证比着脸来回对了好几遍,谨慎的就差让他背身份证号了。

陈曦和叶春萌着急地等在门口,谢南翔的电话打不通,八成不是丢了就是没电了,陈曦在宿舍楼门口急的直跳脚,她从十点多等到了将近一点钟,又往谢家打电话确认了谢南翔没回家,叶春萌劝也劝不动她,只好一起等在外面。

直到何开心把车停下,陈曦才赶快迎上去把在副驾驶上睡的昏昏沉沉的谢南翔拖下来,何开心刚走过来架住他另一边的胳膊,谢南翔就停下脚步,瞪起了眼。

“陈曦……?这都几点……了外...

【巍澜衍生】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续(3)

2/7掉落


上一章


白晓菁对何开心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谢南翔对此一点都不感觉奇怪,他自己也经常跟着父母跑国外,最多的是德国,美国和澳洲也呆过一段时间,说到风土人情,他跟何开心的共同话题还挺多。 
白晓菁并不像陈曦那样在意谢南翔的一举一动,但也隐约发觉了他最近不对劲。 
首先是他去九楼的频率明显上升,早上吃了饭去查房之前也要往电梯口瞟一瞟,直到叶春萌或者陈曦叫他才会回神,午饭的时候一转眼就没了踪影,如果不是连值夜班,晚饭更是连他半根毛都摸不着。 
直到有一天她去十二楼看父亲的一位朋友,在电梯里遇到谢南翔,看到对方手里拎着双人份的外卖,手指在九楼的按钮...

【巍澜衍生】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续2

因为一点都不沙雕所以更名为傻白甜了……


1/7
本周每天都有掉落……

上一章

午休的时候,乔乔正在和谢南翔说话,说了一会儿口渴了,乔乔就站起来去拿自己的水杯,正巧看到有人往这边看。 
她定睛一瞧,这不是九楼的心理医生吗?手里还拎着公文包,是公事外出还是刚回来?那双大眼睛可真好看…… 
“乔乔?乔乔?” 
谢南翔在她眼前挥了挥手,“看见什么了?我在你跟前你还看别人那么入……何开心?!” 
何开心跟乔乔比了个“嘘”的手势,猛地拍了一下谢南翔的肩膀,把正开屏的人吓了一跳。 
“吓到了?”何开心冲他笑了笑,“干嘛呢?午休就这点时间还不去睡会儿?” 
谢南...

【巍澜衍生】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续

说是沙雕其实并不沙雕,不但不沙雕,还很甜x


开头点我


陈曦发现一件事。

周三早上,全体实习生跟着周西斯查房,陈曦前一次差点迟到,这次狠狠心把闹钟定早了一个小时,五点不到,她就迷迷糊糊从卧室走了出来。

刚走到起居室,她就停下了脚步。

仁华医院的餐厅是二十四小时营业,但是谢南翔门旁的矮桌上这份很明显不是食堂的手笔,上面还写着桃源X村呢!陈曦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油条还冒着热气,食盒下面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熟悉又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的字体,约是在催促谢南翔早点起床吃饭,虽然陈曦也不明白一个纸条怎么让谢南翔早点起床,但她还是帮忙砸了两下门。

“谢南翔这是傍上...

【巍澜衍生】何开心谢南翔傻白甜段子

谢南翔听说仁华医院那间一直空置的心理咨询室终于迎来了它的新主人。

心理咨询室设在二号病房九楼,临着茶水间的一个套间里。

谢南翔路过过一次,那地方很清净,候诊椅都摆在外间,隔着磨砂的玻璃还能隐约看到有个分诊台,可爱的小姐姐在为病人做安抚和排号。

不过上个月开始,心理咨询室的主人从仁华离职出去单飞了,这个新的,是今天才上任的。

“叫……何开心来着。”

陈曦一边吃早饭,一边说着从姐妹淘那里打听来的八卦。

“何开心?”

谢南翔仰起脸想了想,“好像在哪里听过,哎,你别说,这么个名字可不容易忘掉。”

然后午休的时候谢南翔就在七楼茶水间跟何开心狭路相逢了。

“原来是你!”

“昂……”穿着...

沈老师和仿生人赵云澜的沙雕段子·续

赵云澜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是沈巍。准确地说,他看到的是沈巍的生命体征和外形评估。

呼吸:3.7秒/次

体温:36.4摄氏度

脉搏/心跳:98次/分

赵云澜握住沈巍的手。

“请问,需要为您联络社区医生吗?”

沈巍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平复了心情。

赵云澜眨了眨眼。

“我会尽量不再做刺激您的事情……主人?”

沈巍捂住了心口。

“我觉得还是……联系一下医生比较好。”


快入冬的一天,郭长城带着楚恕之吩咐给他的东西来沈巍家里拜访。

楚恕之在当地警局工作,在之前龙城大学的案子里和沈巍相识,后来一直保持着联络。

仿生人小郭战战兢兢地走进来,看到沈巍穿着...

1 / 16

© 肥莺 | Powered by LOFTER